全球難民危機與被迫遷徙--2017 東亞難民論壇 10月25

全球難民危機與被迫遷徙--2017 東亞難民論壇

14:00-17:00 城中校區5211會議室

時間:2017-10-25 13:30-18:30

地點:東吳大學城區部5211國際會議室

主辦單位:東吳大學人權學程、台灣人權促進會、亞太難民權利網絡


當天論壇簡報及影像,請見台灣人權促進會網站。


2017東亞難民論壇,由人權學程與台灣人權促進會、亞太難民權利網絡主辦邀請了東亞各國的實務工作者參與和分享,一共分成三個主題進行討論,分別是「難民審查」、「難民法」,以及「難民教育及倡議」。在難民審查的部分,討論了難民審查的問題與困難。在難民法部分則是比較東亞各國的法律與可再修改的空間。在難民教育及倡議的部分則是強調人權教育的重要性。


【第一場次】難民審查所面臨的問題與困境

關於難民身分認定(Refugee Status Determination, RSD)的議題,討論範圍十分廣泛,本次論壇著重於對「裁決」問題的討論。難民身分裁決有三個重點,分別是:一、代表性;二、證明難民身分的證據;三、法官教育。一般來說,難民會需要律師作為代表進行申請,否則他不知道該如何申請,或分辦哪些資訊是需要提供給法官的。當前的RSD系統是依賴難民所提供的證據來運作,法官需要不斷地聽難民的故事,分辨哪些是真的、哪些是假的,造成法官極大的負擔。最後則是法官的教育,RSD系統需要一個受過良好訓練的法官進行裁決。一個好的法官需要花上三到五年的時間培養,以及至少一年的實踐。

難民認定是一個相當特殊的問題,大部分的刑事案件是一個人對一個人,但在這個問題中通常是一個國家對上一個人(難民)。難民申請者是脆弱的,他可能在母國已受到傷害,不論是身體、或心理上的虐待、創傷或是強暴;另外,他也可能面臨著語言不通的問題。

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的一員,也沒有簽署相關條約,但台灣有許多免簽國家,可能會有許多難民藉此來到台灣申請庇護,必須思考如何建立一個具良好法治基礎的RSD系統。


【第二場次】難民法比較研究──日本、韓國、香港、台灣

這場次是比較日本、香港、韓國以及台灣在難民問題上的作法,以及實際上遇到的困難。


日本

日本的作法是在移民法中增加部份有關難民判斷標準的條文,其中清楚的規定判斷標準依據為國際公約。除此之外,另有一個單位「難民鑑定顧問」,主要工作是參與難民上訴,但成效不彰。目前日本正再努力增加一些規範,包括:新增不遣返原則、開放難民入境日本時,必須讓他入境、依照國際法規定進行難民身分之認定。


香港

香港在英國殖民時就簽署難民法。過去香港一直被視為典範,有著良好的RSD系統,但其實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,且流程耗時,法律的協助也很不一定。在香港的問題主要有三點:第一點,有很多人因貧窮而缺乏法律協助。第二點是政府沒有提供方法,使申請庇護者不知道要去哪裡尋求協助。第三點,提出申請後要如何提供證據,會花上很多時間。在這段時間裡,庇護者不能工作,雖然政府每個月會提供一些補助,但這些補助不足以支應在香港生活一個月。而原生國資料取得又是一個挑戰,要取得完整資料相當困難;此外,資料通常是原生國的語言,在讀取上相當的困難。


韓國

韓國在2013年開始實施難民法,是亞洲第一個制定執行難民法的國家。庇護申請時間相當長,到目前為止共有兩萬個申請者,其中只有幾百人成功。現在在韓國沒有一個機制可以使難民完整的融入社會,有時無法提供很好的保護,法官跟官員經常在換人,無法培養專業人員且經費不足。


台灣

在台灣相關的討論非常零星。目前為止,僅有一個草案在2007年送進立法院。台灣的問題是賦予主管機關太多權力,在審查的部分設一個初步審查,但審查內容、難民數額分配、如何分配、取得難民資格後的權利地位,這些細節都不在法案中,全權交由主管機關處理。然而,這些細節在國際公約中都有規定。

此外,草案第八條,如果難民有經過第三國家是可以申請庇護,卻跑來台灣申請的情況,台灣政府是可以拒絕他的申請。但在國際上必須是國家跟國家之間有一定的安排才具有適用標準。例如:德國的安全第三國是歐盟;加拿大是美國。


【第三場次】難民教育及倡議──Nothing about us without us

難民並不是單一一個國家會面臨的問題,每個國家都有可能遇到。難民的成因有很多,可能是天災,可能是戰爭,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成為天災的難民。假如有一天你成為難民逃到剛果,你的膚色不一樣、錢在銀行裡、衣服在家中,甚至政府問你:你是誰?這些都是難民會遇到的問題。面對難民時常有很多刻板印象,但其實難民跟你我一樣,沒有不同。

民主社會是以法治為主,當有人受到人權侵害時就應該有所行動,這也是台灣要接納難民的原因。台灣在人權方面在亞洲是一個典範,應該要繼續努力。很多人說美國、加拿大是最保護難民的國家,但烏干達、坦尚尼亞其實才是最保護難民的國家,可是因為她是非洲國家所以不被看到。

難民的討論在歐洲已經經歷相當長的時間,但在台灣很少人討論,甚至有人不知道這個議題。台灣國際新聞非常的缺乏,針對難民經常以大災難的模式進行報導,多以負面或不相關的方式進行報導。國際特赦組織認為人權教育是很重要的一環,並以國際媒體自許,希望讓大家知道難民會遇到的問題,並知道難民其實沒有離我們很遠。